movie_016116_231593.jpg

在未來2049年時,複製人奴隸已成為文明躍進過程的關鍵,儘管掌權者試圖築起高牆以區分人種,但人造人與真實人類的界線卻越趨模糊、真假難分,引發正反兩面的一連串影響。由萊恩葛斯林飾演的銀翼殺手K,為阻止現況演變成不可挽救的局面,因此踏上尋找掌握重要線索的關鍵人物,由哈里遜福特飾演的第一代銀翼殺手瑞克戴克之路,欲挖掘隱匿許久的事實真相。兩代銀翼殺手將聯手抗衡強大反派的追殺,與破解隱藏背後的秘密詭計。這次要介紹的是科幻神作《銀翼殺手》睽違35年後,由《異星入境》丹尼維勒納夫執導的正宗續作《銀翼殺手2049》。

photos_15119_1500538557_e60159565d2e30e2e664ba59ee993833.jpg

在前作《銀翼殺手》中,逃亡回地球找尋延續生命希望的連鎖六型(Nexus6)仿生人們,在極為有限的生命中綻放出對生命的熱情和享受。而當時最新型的仿生人瑞秋,因為記憶的植入提供了情感深層沉澱的溫床,讓她在自己和旁人眼中都幾乎和自然人無異。《銀翼殺手》透過銀翼殺手戴克在強迫這些仿生人「退休」時的心態轉變,深入的探討人了生苦短的哀傷和生命的「本質」究竟為何?到了《銀翼殺手2049》的時候,電影不只承接前作對「生命本質」的探討,並加入人工AI嬌伊擴展價值思辨的格局。對於問題的答案,導演在藉由三部前導片和前作建立起強烈連結時,也巧妙的以前作結尾的懸念出發,鋪陳出《銀翼殺手2049》對於生命本質的真正解答。

photos_15119_1504593413_76dcc5525e74f62e9215b817fd32243d.jpg

經歷過《2022大停電》的仿生人反抗事件後,直到《2036華勒斯崛起》時更為服從的嶄新仿生人面市,「複製人禁令」才於焉解除。在2049的未來世界,雖然這些由新型仿生人擔任的銀翼殺手能絕對服從的強迫《大停電》之前那些有主見的仿生人退休,但由於植入記憶技術的普及化,在完美的右眼和沒有選擇的工作背後,K警探其實就和真實人類一樣需要溫暖和慰藉。在真實人類和仿生人的關係上,因為條件較好的自然人都已經移居到外世界,留在地球上的弱勢自然人和完美仿生人在政府的控制下勉強維持恐怖平衡。這時卻因為一場追殺《2048無處可逃》中仿生人謝波摩頓的任務,K警探意外地發現了仿生人或許也能「繁殖」的秘密,不只牽動起各方或喜或憂的敏感神經,更可能徹底顛覆對於「生命本質」的定義。

MV5BMzkyM2Y3MTgtYjg2NS00ZDRjLWJjYmYtMGQzNDZmM2QxOTIwXkEyXkFqcGdeQXVyNzg2ODI2OTU@._V1_SX1777_CR0,0,1777,735_AL_.jpg

對於政府,假如仿生人能「繁殖」對維繫自然人統治地位和地球秩序而言絕對是巨大災難;對於華勒斯,他就像寵物販子一樣,在商品化的視角下渴望恢復仿生人自行生育的技術;對於K警探,越接近真相,就越動搖他對追捕任務還有自身生命的定見。而在華勒斯的資料庫中,一切線索都指向難產孕婦瑞秋的丈夫-前銀翼殺手戴克。《銀翼殺手2049》以尋找在《大停電》後失蹤的戴克作為劇情主軸,但與其說這是趟多方角力、峰迴路轉的解謎之旅,《2049》藉由K和戴克之間若有似無、真假難辨的微弱連結,從根撼動K被要求相信的世界觀還有他腦中絕對服從的程式碼。當K隨著劇情進展因而有著越來越強的人性,是K的生命尋根之旅和解謎之旅相輔相成,才激發出《2049》最深層的情緒渲染力,和對我的重要性。而雖然片中其他角色的戲分並不多,但每每出場總能快速精準的傳達角色的情緒和立場。透過不同角色之間的信念衝突,強烈對比讓整趟旅程的情感變得更為豐厚飽滿。

photos_15119_1492144302.jpg

有著驚天之秘,但《銀翼殺手2049》不只在視覺上繼承前作「Cyberpunk」的風格並用更密集的高樓凸顯人口爆炸外,大體上的節奏也都像前作以及本作中荒蕪的廢土大陸給人的感覺一樣相當緩慢陰沉。除了在「生命本質」這個大哉問以及時間線上和前作緊密連結之外,辦案時驚喜現身的摺紙警察蓋夫,突然播放首集中戴克和瑞秋相識的片段以及K和戴克極為類似的偵查手法。在致敬前作並讓觀眾會心一笑的同時,更加深了K和戴克之間反思自身生命的情感傳承,而蓋夫這次摺出的羊,則是致敬原書名中的電子羊,搭配言談中的「退休」更再次證明戴克的仿生人身分。《2049》中另一個相對輕鬆的部分是本作與時俱進的元素-AI女友嬌伊,藉由投影技術電影相當玩味的詮釋了虛擬情人的樣貌和想像,能和真實女性同步化來滿足生理需求更是讓人耳目一新。

photos_15119_1500538555_23cc71e06786a75e8b6123aa890e005e.jpg

但《銀翼殺手2049》並沒有只讓AI女友單純的替大家帶來歡笑,而是從中帶出了第一個問題,「仿生人有人性,而AI呢?」「沒想到只要A,C,G,T四個字母就能組成一個人,而我…只是由1和0組成的。」《銀翼殺手2049》藉由K為了找尋自身定位的抗命和嬌伊對他的支持陪伴替兩人建立了角色的情感厚度,進而從科學基礎切入拋出對於他們人性的疑問。「死亡,像個人類女孩一樣。」、「我進入過妳的內心,妳沒自己想像的那麼特別。」、「嬌伊,說你想聽的。」在反派樂芙踩碎嬌伊的投射器後,《2049》始終沒在AI的人性上作出正面解答,可是相反地,當AI能在 「只愛你」的設定之外發展出求生、嫉妒等更多情感,願意讓出空間給另一個女人來取悅K,當仿生人擁有換獎勵來討好另一半的慾望,相信彼此是「特別的」他們無庸置疑是有人性的。除此之外,比起仿生人能提供的生理需求,當「女友」的心理需求能和前作的寵物一樣被人造滿足的時候,《2049》刻劃出了未來世界冰冷的社交關係,也非常直接的替性別、種族歧視發出不平之鳴。更甚者,雖然從人類、仿生人到人工智慧是一種進步,但對於未知,我們往往試圖控制而不是接納。進化到底是真的進化,還是只是一種變相的奴役?

photos_15119_1506503362_e60159565d2e30e2e664ba59ee993833.jpg

在AI的神來一筆之後,第二個問題就回到了「仿生人和人類的情感差異」。在發現自己可能是謝波摩頓口中戴克那奇蹟似的孩子後,K的反應是苦惱、是期待的。在這趟生命尋根之旅中,《銀翼殺手2049》相當細膩的刻劃了萊恩葛斯林潛藏的人性。面對追尋親情或是前往外世界幸福快樂的選擇中,他放棄了物質生活,留下了塑造一個人獨特性最重要的記憶證物和情感連結-木馬。為了自保,他學會對長官「夫人」隱瞞真相;因為愛人,他帶上嬌伊逃亡,並決心要拯救父親。K的轉變印證了記憶和人格養成的強烈連結,也由於記憶所代表的情感是造物者唯一可以向被造物傾訴的管道,史德林博士感受到K的遭遇為真時留下的眼淚,更替全片的情緒高潮埋下伏筆。對於記憶的真假,《2049》用清晰和模糊來區分,但雖然記憶或真或假,建立在上面的真實情感,那卻都是構成我們靈魂最重要的一部分。

「我有一種感覺,我常常忘了你是複製人。」無論是因為羅蘋萊特全然相信複製人的服從還是和K之間的同儕情誼所奠基的信賴,或許她曾假惺惺的安慰K沒有靈魂也很好,又或許她的從容就義是為了維持人類的統治地位。但不可否認的是當她網開一面的幫助大腦基準失準的K逃亡時,還有被樂芙那句「妳真的以為我們不會騙人嗎?」戳破自信卻沒出賣K時,她和K之間最真實的情感流動。她選擇了人性而非冷冰冰的機械標準,因為他們的本質其實並沒有不同。

photos_15119_1500538552_76dcc5525e74f62e9215b817fd32243d.jpg

而在哈里遜福特登場後,伴隨著他和前作中非常類似的家庭擺設,在刻劃他的念舊的同時,電影拋出了最後一個問題,「仿生人到底是不是和人類一樣重要的生命?」《銀翼殺手2049》極其細膩的刻劃了萊恩葛斯林在精神上成為一個自然人的過程,從他發現自己或許就是那個奇蹟的壓抑,到他驗證自己的記憶是真是假的在意。從他接受自己的記憶,到他在父親面前暗自低語「敬陌生人」的近鄉情怯。《2049》搭配著舊時代的人味刻劃了他不還手的溫柔,但事實卻是殘酷的。「那也是個障眼法,傻孩子,我們都想成為那個幸運的人。」話雖如此,可是萊恩葛斯林身上散發的人性光輝卻如此耀眼而真實。「為正義而死,是我們最像人類的成就。」《2049》選擇用這句台詞當作電影的核心思想,萊恩葛斯林的頓悟和決絕搭配著漢斯季默的配樂,當他願意為了拯救戴克付出生命,當他的飛船從我眼前呼嘯而過,「是的。」這一刻我知道答案必然是如此。無論是自然人還是仿生人,非關我們的情感建立在真實還是虛無之上,因為我們願意付出的愛,我們的內心都能燃燒著一樣灼熱的生命之火,我們的靈魂都真真實實的存在著。就像人分善惡,或許樂芙為了華勒斯選擇冷酷無情,卻依然也有無數選擇為心中正義奉獻的仿生人。而無關對錯,這些都是人性的最佳實踐。

MV5BNWQ0OTZjZmItZTk3Yi00MGVjLWIxOGQtMjg4YTFmY2UyNjI1XkEyXkFqcGdeQXVyNzg2ODI2OTU@._V1_SX1777_CR0,0,1777,735_AL_.jpg

在雪花紛飛的研究所外,「所有美麗的回憶都是她的。」「你還好嗎?」萊恩葛斯林點頭目送哈里遜福特後放開身上的致命傷口。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我仿佛在他身上看到前作中羅伊的影子。沒有恨和怨懟,而是對雪花,對生命的全然享受和欣喜。他全然的為人著想,在玉成戴克和博士渴望以久的天倫之後,含笑而逝。《銀翼殺手2049》非常的哀傷和無奈,對這些生如芻狗的仿生人,電影深刻的刻劃出「戴克之子」K警探對奇蹟的期待,卻在最後扼殺掉他微弱的希望之火。但在他決定為自己的信念作出自己的決定時,轉折力道之大讓前面的鋪陳都有了意義,比起繁衍後代,我想這才是生命的本質。看完《銀翼殺手2049》,我頓時了解了為什麼當初那麼多人推崇《銀翼殺手》,在闡述人的獨特性是由記憶、情感所組成的同時,「每一個生命都是生命。」看著美好的人性在這群仿生人身上用力的體現,這是電影最哀愁,卻也最美麗的地方。

*K之死為個人理解,也有可能只是單純倒臥。

柏C評:9.8

柏C的2017影評/心得總目錄[點我

歡迎按讚追蹤我的FB粉絲團點我

*我真的爆很多雷沒看過電影不要隨便點>//<(雖然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電影太好看讓我覺得怎麼寫都不夠好QQ *《銀翼殺手2049》真的完全不是爽片不行有錯誤期待 《銀翼殺手2049》美麗淒迷的正宗續作! #極重雷...

柏c的電影雜記貼上了 2017年10月6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柏C的電影雜記

柏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leo Huang
  • 銀翼殺手2020我並不喜歡,太過陰冷單調
    但是2049卻像一杯醇酒,餘韻不斷,
    觀影後好幾天,腦中仍不斷思辨:"靈魂"的定義為何?怎樣的感情才能說是"真實"?
    版主的網頁桌布是2049,對於這部電影的喜愛很明顯喔! >_^
  • Hi~

    2049是我今年除了敦克爾克以外最喜歡的電影XD

    我覺得2049好看在於丹尼維勒納夫和雷利史考特的風格差異,雷利的結局往往過於飄渺,探討得很多卻讓人不容易抓住。

    而丹尼維勒納夫卻很擅長作出那種夾雜喜悅和哀傷而且肯定的收尾(像《異星入境》),對我來說反而在情感和劇情上都能更加延展。

    對於你的問題,其實我自己很喜歡另一位影評半瓶醋的解釋:
    「K對嬌伊有的是愛情,對戴克投注的則是親情,他的愛情與親情的觸發來源都是假的,但是最後他不在乎了。

    假裝自己不在乎世界對你的壓榨與歧視、工作到生活沒有品質,買一堆動漫、影視、電玩遊戲,愛上裡面的角色,並且也假裝這些角色愛你,誤以為自己是個懷才不遇的潛在偉人,直到你年華老去,發現自己不過只是個小人物。

    雖然K在電影裡面長得這麼帥氣高大,長得那麼像萊恩葛斯林,看起來跟我一點都不像。

    但是,我覺得K就是我。」
    希望有回答到你的問題囉~~~有空歡迎再回來看看~~~

    柏C 於 2017/10/27 11:49 回覆

  • Cleo Huang
  • 是的,我有看過半瓶醋的影評,很認同他的說法。

    電影很巧妙的安排兩代銀翼殺手面對失去的愛人:
    當樂芙一腳踩碎嬌依的投射器,K的絕望;
    當戴克被綁進華勒斯企業,突然從當年的訪談記錄中聽到瑞秋的聲音,那個眼神啊~~~實在太虐心!
    即使華勒斯暗示戴克:『你確定你們的相愛不是被安排好的嗎?』戴克卻斬釘截鐵地回答:『What we have is real!』"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的概念

    跟我一起去看2049的朋友,不是科幻迷、對前作也沒概念,觀影完的第一句話是:比預期的好看耶!
    比對"普羅米修斯"及"異形:聖約"兩部看完讓人滿頭更多問號的續作,2049真是200%的成功! 真高興是由丹尼維勒納夫導的啊~~
  • Hi~

    雷利這兩部作品真的讓大家越來越困惑了XD

    這次的銀翼殺手2049,樂芙不想讓華樂斯失望所以極端憤怒但又流淚的殺死局長,那種又愛又恨的情緒也讓人很受震撼!

    我覺得丹尼維勒納夫不只可以在議題面上擴大更都給出了令人滿意的解答,現在超級期待他下部會再拍出什麼好片!

    柏C 於 2017/10/30 20: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