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4437657-1702979145_n.png

一樁命案,揭開社會的真實面貌…總統選舉當日,女大生楊婕被發現陳屍租屋處,她赤裸的身體被塗滿油彩,美麗的眼睛則遭利刃刨出…種種跡象顯示,她的畫家房東江中澤和閨蜜訥訥涉有重嫌。訥訥既是男人也是女人,感情路上跌跌撞撞,他對楊婕情同姊妹,卻也忌妒她擁有的一切。而為追尋真愛,訥訥一心想變性來改變命運…江中澤曾是社運憤青,他雖與舞蹈家女友耽溺於肉慾,卻從楊婕充滿理想的眼睛,看見了過去熱血的自己。

他們在這座城市裡,用自己的方式衝撞著體制、社會、性別與愛情。關廠工人臥軌抗議那晚,楊婕與江中澤相戀,從此躍為他畫布上的女神,卻也開啟了更大的毀滅。楊婕為什麼會死?究竟是誰殺了她?一樁命案揭開了這社會的真實面貌,活在激情和慾望下的,則是這時代裡躁動不安的靈魂。這次要介紹的是入選第46屆鹿特丹國際影展「大銀幕獎」,獲得第10屆西班牙南方影展最佳影片大獎,台灣導演陳宏一的新作《自畫像》。

photos_21021_1504083603_650c59b05ad6a38c9cf573d80858fe66.jpg

和大多數台灣導演執導的社會諷諭電影一樣,《自畫像》嘗試著在兩個小時的電影中塞入大量的議題,但卻沒有掉入如連續劇一般支離破碎的窠臼,而是透過對人物的聚焦和七宗罪的串聯緊緊抓住故事主軸。七宗罪是在西元六世紀後期,天主教教宗額我略一世依照「對愛的違背程度」排序的七種罪惡,由輕微到嚴重依序為色慾、暴食、貪婪、懶惰、憤怒、嫉妒及傲慢。電影中透過對現實失望的天才畫家江中澤依序貫穿七種罪惡,不只作為對社會的自白,也同時點出台灣當前面臨外患內憂、年輕人夢想遭社會扼殺的現況。

photos_21021_1503893061_4cc8ae3c85b53d59044a8d3cf227118e.jpg

在以七宗罪的畫作連結全片的同時,電影也用雙線敘事的手法述說政治三楊婕的一個學期。假如說七宗罪是很細膩的用江中澤的心理變化和所作所為來揭開人性底層的脆弱面和劣根性,楊婕的這個學期則是赤裸裸的直接的用人性的黑暗面和社會的現實面打破我們對未來過於美好的癡心妄想。對未來充滿憧憬的楊婕,從和男友在立法院外的島嶼天光,到和江中澤嚮往一起改變世界的義無反顧,再到立委張耀洲的背叛,到期末考中現實和學理相悖的那句「士大夫之恥,是為國恥」,最後止於大選之夜的自畫像。楊婕代表著每一個初生之犢的靈魂,他們嚮往用自己的力量做出改變,卻發現無論是張耀洲、「點亮臺灣」或「One Taiwan」,當改革者上位成了既得利益者,他們隨時都會憑藉冠冕堂皇的話語填補靈魂中被腐蝕掉的那塊。不管是太陽花或是臥軌工人,抗爭從來只是一瞬的花火,當群星都被烏雲蒙蔽,又怎能撥雲見日?

photos_21021_1491558562_015bacc1d003ee1cc81c19952ca1dc97.jpg

在七宗罪的安排上,從最輕微的「七」到最嚴重的「一」一宗一宗罪的倒數替全劇必然的毀滅定了調。社運後看清人性的江中澤自溺在對於人性醜陋的描繪之中,在逐漸步入毀滅之際,懷抱理想的楊婕卻將他從恨慾交織而成的反社會生活中解放。在由塑膠袋編織而成的彩色城牆裡,他們停止了毀滅,從當年的畫作中找回曾經和世界為敵的熱血,攜手對抗代表傳統思維、壓得他們喘不過氣的楊婕父母。但在張耀洲玷汙了楊婕為理想燃燒的靈魂後,罪孽隨之而來,再次依序遞減,漸趨激烈,直至毀滅。「你知道楊婕死的時候懷孕四個月嗎?」在對楊婕父親的無聲控訴中,江中澤、楊婕他們都曾是卑劣人性下的受害者,卻依然願意挺身而出。面對商業化的浪潮,面對母親的利誘和收買,他們依然相信彼此眼中的光芒。但在象徵體制內希望的張耀洲墮落後,卻只有外在的毀滅,能讓他們內在的潔淨永垂不朽。「我不要過我嗤之以鼻的生活。」「我的肉體永遠都走不出去。」「只有我能救你。」這幅由自毀和自戕交織而成的自畫像,「毀滅」成為了他們靈魂逃離這個醜陋世界的唯一出口。施暴者?受害者?他們卻也殞落成了自己厭惡的樣子,就像大陸,就像台灣。

photos_21021_1504083614_0ccd516648072992c7f4c248b818ba9e.jpg

而由Kiwebaby飾演的第三性閨蜜訥訥,他代表的是主流社會中弱勢的小眾,也是國際社會中弱勢的我們-台灣。他單純天真的渴望愛情,認真的想要過好自己的生活,卻因為特殊的身分而得不到認同和幸福。他嫉妒真正的女人楊婕,卻發現到頭來變性也不代表能幸福,最後只能妥協的維持現狀。在審視這個角色的時候,其實我蠻欣賞Kiwebaby的選角。不只是只有他能帶來的視覺衝擊,他的委屈、討好、天真和幽默除了讓他的角色更有生命,也緊緊的黏合了江中澤和楊婕。而比起其他角色的宏大抱負,他單純的追求幸福,更率真的替電影加入了人性。由林微弋飾演的女友則是恰如其分的詮釋了癡情女友的定位,劈腿、殺人都不能動搖她對江中澤的愛。她先天的色盲或許是暗示著她偉大卻盲目的愛,「只有我能救你。」開頭和法院的灰暗色調到收尾畫廊的彩色,只有我的犧牲能讓妳不會和我一起毀滅。

photos_21021_1503893059_481e950d7b0fee8d53251963b96e7482.jpg

電影最後用在畫廊的「惡之華」畫展收尾,當每一個角色魚貫而入的站在反射自己罪孽和劣根性的七宗罪畫作前面,卻依然不動聲色的用著對藝術品的心態欣賞自己的醜惡。在醜陋轉化成殿堂上的華麗時,電影用盲童穿越過最後一幅七宗罪畫像作結。《自畫像》中的解答看似非常絕望,但盲童和楊婕代表的不是真的看不見,而是不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雖然中澤和楊婕在最後雙雙殞落,可是依然透過女友和盲童留下希望的伏筆。和2016的大選連結,我們神聖的一票或許還是被政客的甜言蜜語騙取,但我們的發聲,我們的改變,總會有用的……總會有用的。

photos_21021_1503893057_fbb947121df208300bb973b33c3308a4.jpg

最後一定要提提本片的藝術質量,除了精湛的劇情和縝密的意象之外,身為拍過無數MV的導演,陳宏一在片中倒數的畫面融合了東方水墨和西方油畫的呈現手法,讓整體的視覺更顯詩意和迷幻。片中對於許多事件的回想,導演選擇透過聲音來重現,雖然畫面還是停留在角色所在的當下,卻仿佛能跟著主角的情緒回到過去的某個時間點。而電影中也使用許多動畫的手法融合畫作和現實,在提醒我們那些曾經或正在發生的事情時,卻又不會顯得太過殘酷和煽情。作為一部社會關懷的電影,《自畫像》深刻的勾勒出人性的各種面貌,道盡了台灣的現實面,卻也在絕望中指引出稀微卻堅定的希望。順帶一提,由白安創作的電影配樂真的和電影無比相襯,在淒迷絕望的低回中,隱見希望。

柏C評:8.8

柏C的2017影評/心得總目錄[點我

歡迎按讚追蹤我的FB粉絲團點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柏C的電影雜記

柏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